喃秋-开学辽✧

天子长醉枕姑苏。

★官配/CP洁癖极重★
★拆逆自觉滚★

我躺在床上刷到太太的文连忙放声高歌我妈放下炒菜的铲子和锅就来捂我的嘴我手脚乱蹬死于缺氧窒息也要在心中赞叹:神仙下凡辛苦了!!

阅读体答应了全员复活。

刚刚想到太便宜了,于是记下:个别人复活需要代价。

目前想到一个 共情

晓星尘的绝望,聂明玦的愤怒……我码了。


——“前世今生都是我欠了你。”


——“命中注定该你以身相许。”


这里正式请假,可能9月才能更新了,明天开学报到还有一直到月底的军训,唉,难受。

【魔道阅读向】求你们好好看书 六十二

*特邀不夜天的叽和羡一起看

*平行世界的忘羡即蓝湛和魏婴

*码字不如嗑博肖 

 

 

 








【魏无羡还没思索出应对之策,身子一偏,被人一掌送了出去。

蓝忘机将他推开了。

妖兽上下颚顺势一合,咬住了他的右腿。光是看着,魏无羡都右腿一痛,蓝忘机居然仍旧面无表情,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然后,立即被拖了回去!】

 

一阵静默。

 

如此紧张的时刻,也就当事人能淡然面对了。

 

魏无羡本想发表一下感言,但看到大家都在认真看屏幕只能作罢。

 

于是他牵起蓝忘机的手,在掌心处画了只小兔子。

 

【魏无羡一阵狂奔,在这颗兽头缩进去之前,猛地一扑,扒住了它上颚的一颗獠牙。

原本他的力气和这只怪物根本不能抗衡,可性命攸关,居然爆发出一阵非人类的恐怖力量。他双脚抵在妖兽的龟壳上,双手死死扒住那颗牙,就像一根刺,死活卡在那里,不让它缩进去,不让它有机会享用这顿美餐。】

 

蓝思追一颗心提到空中:“……魏前辈?!”

 

金凌惊愕:“好、好厉害!”

 

魏无羡又一次感叹:“唉,我好强。”

 

魏婴感到不真实感:“所以……为什么?”

 

“这就是爱吧。”蓝景仪感慨。

 

江澄听到蓝景仪的话呸了一声,冷道:“为了蓝忘机,他什么都干的出,呵呵。”

 

魏无羡得意的看着蓝忘机道:“可不是,我怕过?。”

 

【蓝忘机脱口而出:“你?”

魏无羡道:“是我!惊喜吗!”蓝忘机伏在他身后,语气难得带了明显的波动:“喜什么?!放我下来!”

魏无羡逃命口里也不闲着,道:“你说放就放,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蓝湛平静地看着屏幕,忽然语出惊人:“你说背就背,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句玩笑话从蓝湛口中说出来顿时就不一样了。

 

魏婴震惊之余,耍赖道:“我就背,背了就是我的人了。”

 

【不等蓝忘机出言,他倏地一伸手,这就把那条抹额摘了下来,一甩,以抹额充作绷带,抻直了蓝忘机那条多灾多难的腿,将它牢牢固定在树枝上。

蓝忘机突然被他摘了抹额,一双眼睛都睁大了:“你……!”】

 

能毫不拖泥带水摘下蓝忘机抹额的人,这世上绝对只有魏无羡了。

 

蓝景仪道:“反正已经摘过一次所以没什么大不了了,命定之人早就选上了魏前辈!”

 

蓝思追笑:“倒立抄家规也早就选上了你。”

 

蓝景仪淡定地瞥了瞥蓝思追,指着屏幕:“你看清楚了吗?”

 

蓝思追道:“看清楚了。”

 

蓝景仪道:“知道现在最适合干什么吗?”

 

金凌凉嗖嗖地出声:“反正不适合像你那样,跟仙子似的嗷嗷叫。”

 

【魏无羡道:“还能什么?脱衣服啊!”他说脱就脱,亲自动手,左右手揪住蓝忘机的衣领,往两旁一拉,一片雪白的胸膛和肩膀便被剥了出来。

蓝忘机突然被他按在地上,强行扒去衣衫,脸都绿了:“魏婴!你想做什么!”】

 

金子轩立马去遮江厌离的眼睛,期间还不忘生气:“魏无羡你看你干的什么事!”

 

魏无羡礼尚往来:“金子轩你等着!37别停,快点证明我的清白!”

 

江澄看了眼微笑叹气的江厌离,摇了摇头。

 

【蓝忘机想要站起,可腿上有伤,又经一战,再加上急怒攻心,越急越不成,浑身乏力。心头激荡,竟然真的吐了一口血出来。

见状,魏无羡立刻蹲了下来,在他胸口几处穴道上拍过,道:“好了,淤血吐出来了,不用感谢我!”】

 

“看到了吗?我可没有做什么!”

 

金子轩忍无可忍:“逼出淤血的方法有很多种!”

 

魏无羡顶嘴:“我就要这样!”

 

金子轩道:“你神经病!”

 

魏无羡道:“你孔雀开屏!”

 

 

 

 

 

 

 

 

 

 

 

无语不想打了就这样啦 双倍当我放屁


记梗,羡羡误入天官世界。

花怜不熟的前提下。(*)


【魔道阅读向】求你们好好看书 六十一

*特邀不夜天的叽和羡一起看 

*平行世界的忘羡即蓝湛和魏婴

*这么久才更对不起









【在一片高低不一的惊叫声中,这只妖兽缓缓扭过脖子,用那一对斗大的眼珠凝视站在自己背上的两个人。

这个圆形的兽头生得十分古怪,似龟似蛇。单看兽头,更似一条巨蛇,但观它已出水大半的兽身,却更像是……

魏无羡道:“……好大一只……王八……”】


蓝景仪亲眼看见此等场景,只觉震撼:“这只王……玄武原来这么大!”


金凌嫌弃眯眼:“长得真丑。”


蓝思追却想:如此巨型,魏前辈和含光君是如何斩杀的呢?


【铁烙前端已烧得发出红光、滋滋作响。魏无羡隔得较远,见状立刻调转箭头,松手放弦。

三箭齐出,命中三人,哼都没哼一声,仰面翻倒在地。谁知,弓弦犹在颤抖,王灵娇却突然抓起落到地上的那只铁烙,一把揪住了绵绵的头发,再次朝她脸上压去!】


魏婴摇了摇头,皱眉道:“思路还是不清晰,倒是我的错了。”


魏无羡接上话:“三箭,其中二箭必须中王灵娇和拿着铁烙的温狗,剩下一箭刺中架住绵绵的其中一个便行。”


魏婴笑道:“变数突发哪想那么多,没箭了呀。”


“若是这里有鬼道,胜算几成?”魏无羡见他颇为在意,于是勾唇问。


魏婴想都没想便答:“十成。”


江澄嗤笑了一声:“你真是勇气可嘉,不怕暴露。”


魏婴弯眸:“嗨呀,江澄,这种时候可不能怂。”


【魏无羡闻到一阵衣物和皮肤烧焦的糊味,还有肉熟透了的可怕气味,锁骨之下心口附近,传来了灭顶的疼痛。他狠狠咬牙,还是没能将那一声痛极的咆哮咬死在牙关里,让它冲出了喉咙。】


这一声压抑过后冲出口的痛叫使担扰的人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蓝湛和蓝忘机顿时蹙眉。


江澄偏过头不愿看这副场景。


几个少年们还未见过这样的魏无羡,几乎都是下意识把目光放到了魏无羡身上,不担心是假的,但看看笑得悠哉的魏无羡似乎就不那么担心了。


“阿羡。”江厌离突然一叫。


“师姐,我在。”魏无羡回头应道。


这一回头才发现自己被数道目光注视,直把魏无羡盯得哈哈大笑。


“阿羡,”江厌离放下心来脸色仍有苍白,见魏无羡还在笑,不禁无奈:“定是留了疤,高兴什么?”


“师姐,我可没有疤。”魏无羡笑的同时指着魏婴“他才有,看,不高兴了。”


魏婴笔直端坐着,见被点名立马低声反驳:“闭嘴!留疤很好看吗?”


被别人知道还好,被师姐知道他就有点害臊了。


魏无羡严肃回答:“好看。我也想有。”


魏婴被答懵了,看魏无羡不是开玩笑,慌道:“完了,你脑子坏了。”


“……我真的想有。”魏无羡语气有些难过。


魏婴直觉不对:“为什么?”


“好看——”魏无羡未说完便被蓝忘机圈进了怀里。


蓝忘机淡声道:“不好看。”


魏婴适时转头问蓝湛:“你听到了吗?他说不好看。你当时不会是因为这个生我气觉得讨厌吧?”


其实现在魏婴哪里不知道,生气是吃醋。


蓝湛收回放在蓝忘机那里的视线,静静看着魏婴,良久才道一句云里雾里:“不好看。”


魏婴道:“你答错了,你应该说:‘你怎么样我都喜欢’才对。”


蓝湛道:“为什么?”


魏婴道:“因为你不说,我就会闹。”


















谢谢谢谢谢谢,被夸的感觉太爽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爱你们。

所以小叽最后说了吗?√

快开学了,因为要军训所以这几天都要更新

୧((〃•̀ꇴ•〃))૭⁺✧加油加油




我又到了疲软期,来个人夸夸我让我活一下好不好,谢谢您。

刚才被夸顿时有了码字的冲动,害,我真沙雕。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心情挺抑郁的。

港乱,结局,还有昨晚后悔看的由真实事件改编的虐童案电影解说。

我为什么管不住眼睛看这些,好暴躁,废青给我爬。

更新算了吧,心情好了再说。

无言以对微博上的事情,再看只会更难过。

关于同道且从容的发言

*请想看这篇文后续的了解一下








射日之征鉴于我实在不会写,所以我会跳过到最终之战,可能以后会写其类的番外。

以及,我没有确定阿瑶的最终结局。

我不会让我笔下的羡羡一劳永逸,直接杀了孟瑶,射日之征后大家happy ending 

这不公平。在孟瑶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他是一个无辜的人。魏无羡明白这一道理,所以他会尽可能化解金光瑶的招数,让局面不至于无可挽回,一手通悉事理的好牌,魏无羡必须要打的小心翼翼才能不被指责出千反打,当个背锅侠。

本文的金光瑶不可能做仙督。

他坐上这个的前提代价是金氏的亲系子弟的死亡,而金子轩的死对魏无羡来说,承担不起。

羡不会在知道的前提下任由事情的发生,而阻止的前提是瑶动了心思,暗中已做手脚。

所以,金光瑶的结局只能是自取灭亡。

——

再说说忘羡两个人吧。

可能我写的羡羡有点佛系,但其实是经过多年沉淀下来的稳重。

也许会有人怀疑羡羡转性了,我想说这个想法奇怪。

“魏前辈虽然不着调,但还是很靠谱的。”

我觉得他稳重。在吊儿郎当的同时,他会认真想好下一步如何走的。

至今同道中,羡羡有点不出彩,屠戮玄武也是有多两个人参与平分功劳了。

我靠。【羡妈一震】

我不允许有人看不到羡羡的厉害之处,这个必须安排一下。

太过张扬不好,但总得示下威,免得被人欺负到头上来。

汪叽,还用说吗?他会一直站在魏无羡的身边,与他一同斩断路上荆棘。

修为的事,虽然没前世厉害,但也只是暂时的,参悟的多修为还不涨吗。

射日之征后,忘羡该秀恩爱了。【沧桑点烟】

——

“我的师姐配的上最好的人。”

这一次,魏无羡的遗憾一定会圆。

他会见证师姐如何风风光光地嫁出去,和江澄一起。

他会见证金凌的出生,嬉皮笑脸的取字如兰,并且赠上亲自刻的九瓣莲银铃。

干,好好哭。

没屁话了,跳过射日之征和阿瑶可能会死不能接受的可以退了。

弃坑是不可能的,再慢也不弃,只能阅读体先完结维持生活这亚子。

温宁那边,简单,且看吧。